高教视点
您的位置: 首页» 高教视点

高校协同创新的文化冲突及其调适

信息来源:  发布者:新闻编辑  时间:2014-05-09阅读次数:
  高校协同创新的文化冲突及其调适在建设创新型国家的时代背景下,协同创新的高等教育发展战略,能够通过体制机制创新和政策项目引导,适应国家和社会发展的重大需求,积极开展同科研机构、企业深度合作,从而提升国家的科技实力和综合国力。从文化学的视角来看,高校的协同创新在外部需要涉及企业、相关科研机构、地方等不同主体的文化;在内部也需要涉及学科文化、学术文化、管理文化等不同的文化类型。掺杂在一起,他们之间就会产生文化的碰撞及其冲突。比如,在诸多高等院校,许多管理者和教师只重视学术论文以及其他科研成果的数量和等级,重视学术产出、轻视实际运用。而企业信奉的是“市场逻辑”,对于经济效益和利益的追逐。他们对于高校主导的协同创新,是存在着戒备的心态。这样,高校与企事业单位之间的协同创新,就会形成“互不干涉”、“互不侵犯”的松散关系,很难形成共同一致的规范和价值体系,就会导致协同创新流于形式。再比如在协同创新开展的过程中,许多企事业单位在合作中处于劣势地位,习惯辅助者和实验场的角色,不熟悉学科性的专业术语,这样就会出现高校研究者的“话语霸权”现象。在企事业单位与高校进行合作研究初期,许多企事业单位往往把本篇选摘自吉林大学李洪修副教授《高校协同创新的文化冲突及其调适》,文章以高校协同创新过程中多样化的异质文化为分析视角,提出高校与企业、政府之间可能存在的信念冲突、角色冲突、利益冲突,本部分主要针对这些文化冲突提出要重点关注的问题。

  顶着无数学术荣耀的高校研究者放到专家的位置上,认为大学教师就是本领域的权威,弱化自身的身份和地位,对高校研究者心存畏惧,这样就会形成合作过程无法真正开展平等对话,加大了他们之间的距离。类似的文化冲突势必影响着高校协同创新的整个过程。为此,笔者提出以下几个方面的建议:

  (一)确立共生的协同伙伴关系
  大科学时代的到来,高校需要打破传统的“作坊式”的科学发展思路,确立跨专业、跨领域、跨地区的协同发展战略。协同创新的主体——高校与企事业单位之间是一种休戚相关、荣辱与共的合作伙伴关系。高校的科研工作应该积极拓展自身的研究视野,把握时代科技发展的脉搏,协同攻关人类社会发展的重大现实问题;企事业单位围绕着产品和科技革新过程中的问题,也要积极邀请高校的科技力量来协同攻关解决实际问题。只有这样,高校与企事业单位之间才能形成互惠合作的共生关系。

  协同创新也需要建立相互尊重、包容差异的文化内核。首先,从学科差异来讲,协同创新要解决人类社会发展面临的重大问题,这就需要多学科的不同层次的交叉,开展协同攻关。不同学科之间的文化需要相互包容,摒弃孤立的、狭隘的学科本位文化,学会相互欣赏、相互信任和相互支持。其次,从地位和角色来讲,协同创新的主体之间应该确立平等的关系,打破论资排辈、因循守旧的传统思维,不唯书、不唯上,摆脱各种社会身份和地位的差异,共同参与协同创新。

  (二)建立利益分享机制
  对于高校科研工作者来说,如何计算科研成果的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需要有一个较长的时间过程。许多重要的公益性研究成果对社会发展起到了显著的作用,但是由于见效周期长等原因,高校和科研工作者无法获得公平的经济价值和社会回报。在协同创新的过程,校与企事业单位之间如何明确创新成果的贡献和责任,是协同创新持续发展的首要问题。企事业单位与高校之间应该确立股份式的契约关系,科研工作者可以以研究论文、研究成果和研究获奖等不同形式的知识产权参与协同创新,这样协同创新就会因为参与者的主人翁的精神,把它作为自己的一项事业来完成。高校内部的科研评价也要充分尊重参与方的协同创新,明确高校科研人员的学术贡献,激发高校科研人员参与协同创新的积极性和能动性。这就需要摆脱传统的重学术轻应用、重产出轻效益的评价标准。此外,对于协同创新产生的经济效益,也应该秉承谁贡献谁受益的原则,合理分配协同创新带来的价值。同时,还要建立综合评价分析机制和退出机制,动态考核,注重实效。

  (三)明确协同创新的发展取向
  首先,这种协同创新不是一次短期见效的事情,而是一个复杂的“过程”。这种协同创新从意向性的接洽,到协同创新的启动,再到各方的相互适应,到正常的运转……。高校与企事业单位之间的协同创新的建设需要经历一个长期的过程,需要超越传统的做项目的短视性行为。

  此外,由不同亚文化组成的高校协同创新,必然会在开始之初存在戒备、冲突和隔阂。只有当这种情况得到消解之后,协同创新才能得到顺利开展。因此,协同创新的文化愿景的达成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其次,协同创新的品质要摆脱形式化的急功近利的心态。追求协

  同创新的时效性,是无可厚非的。当协同创新呈现出阶段性的成果的时候,在政绩观的引诱下,许多管理者可能就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本科教育是研究型大学发展的核心,更是回归大学本位的基础要求。但人才培养和科学研究的对立导致大学人才培养的基础缺乏竞争力,学术文化缺乏传承,在研究生的高层次人才培养中缺乏源头活水,影响了学生创新能力的培养。面对这一问题,中国人民大学经过历时16 个月的讨论,形成共识,认为研究型大学需要厚重的本科教育。6 月15 日,中国人民大学发布本科人才培养路线图,创建研究型学习制度,致力于培养“厚重”的人:将学生的人格塑造提到相当的高度,使学生有自己的文化信仰;让学生多读历史经典著作,有分析问题、观察问题的历史视角;增强学生跨文化能力的培养,能够支撑国家在世界舞台上参与未来和谐世界的治理;给予学生更多选择机会,充分调动学生的学习。

  创新成果的宣传上,发表了多少篇高质量的科研论文,获得了多少项科研奖励。由于协同创新重心的转移,协同创新的文化内核建设就会戛然而止。这种结果就是貌合神离,距离近了,心更远了。协同创新的工作可能就会回归到之前的条块分割化的工作状态,专业的协作没有深深扎根于文化的土壤。协同创新的文化,应该是基于价值、情感和信念为核心的,相关各方应该积极培育双方的归属感和认同感,这样才能获得更持久的文化动力。所以,高校、企事业单位等相关利益主体需要有战略的研究来共同打造协同创新的文化内核。

                                     摘编自《江苏高教》2013 年第5 期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坞城路92号 邮编030006 联系电话:0351-7010166 投稿地址:xiaobao@sxu.edu.cn
COPYRIGHT SHANXI UNIVERSITY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山西大学党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