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教视点
您的位置: 首页» 高教视点

校园建设经验与反思

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规划设计理念反思

信息来源:发展规划处  发布者:山大新闻网  时间:2014-07-07阅读次数:
  本文从城市发展和与周边区域融合的角度对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规划设计理念进行剖析和反思,这些应成为新时期高校新校区建设过程中力求规避的问题。

  进入21世纪,中国迈入了一个城市快速发展的历史阶段,高等学校的扩建和新建是城市扩张的重要内容之一。始于2000年的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建设是新校园建设初期发展的重要案例之一,在国内具有广泛影响。新校区选址于杭州市区西北部,分为东、西两区,其中东区作为首期建设用地,占地面积3200亩(约2.13km2),规划建筑总面积130万平方米。工程于2000年11月面向国内外进行规划设计方案招标。在随后的评选中,由华南理工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提供的规划设计方案中标。方案所确立的环型道路系统、中央水景轴在实施中得到保留,而东、西分置的教学、住宿区则变成南、北分区,相对分散的运动区被集中于场地的西北部。目前,紫金港校区东区已基本建成,超过2.5万学生入驻其中。紫金港校区的规划设计理念被概括为四点,即:现代化、网络化、园林化和生态化。这些理念被其后众多的大学校园规划文件不断引用,但不得不承认在实际操作中尚有值得反思的地方。

一、关于“现代化”
  设计者认为,传统的校园规划突出教学区,忽视生活区和交流活动区,而对于新世纪的高等教育而言,大学校园不仅是传授知识和进行科研的场所,更是全面提高素质的生活环境,因此在设计中强调交流场所的创建和生活气息的营造。在总体构图上,没有采用传统的中轴对称、两侧建筑均衡布置、端部以标志性建筑收头的方法,而是以水景为中心,在中央生态带的周边组织群体空间。在单体建筑设计上,众多著名建筑师参与其中,追求造型和风格的多样化。从设计者的阐述看,“现代化”主要表现为某些设计手法。

  但是,是否具有现代化,重要的不是口号,而是内涵。对于紫金港校区,从割裂的城市关系、封闭的总体布局、奢侈的土地利用、巨型建筑体、松散的建筑群体等众多角度看,均难称“现代化”。“现代化”很容易将人们的注意力吸引到“新”上,而对于一个真正优秀的设计,特别是高等学校,是否“新颖”并没有那么重要,追求内在素质的优异,“历久弥新”更值得称道。对于大型地块上的建筑设计,建筑与地块是不能直接对应的。在设计时,应首先进行场地细分,在细分之后的场地上安排建筑与建筑群。遗憾的是,许多建筑师对于这一原则不甚明了,而采用以“巨型建筑”对应大地块的设计方法,并将这种方法视为一种创新。另外,由于缺乏界面、高度及形态方面的控制,“美学”上升为建筑设计的主要追求和评价标准,从而导致建筑设计的形式化和个性化倾向,校园的整体品质则在这些各具性格而缺少关联的建筑组合中被消解。

二、关于“网络化”
  所谓“网络化”主要指建筑群体的组织方法,使用功能相似或有内在联系的建筑相对集中布置,常以院落和连廊加以联系,形成一种互相关联的群体结构。“网络化”仍是一个手法问题,而不是“理念”。

  群体的多元组织方法应是设计中详加揣摩的内容。以贝•柯布•弗里德建筑师事务所设计的中欧国际工商学院为例,整个校园包括十多幢单体建筑,建筑整体上采用围合式布局,中间是L形的主庭院。所有的建筑都通过连廊相接,建筑的形式和高度保持一致,两两建筑之间是各种形式的小型院落空间,形成整体上的“减法”构图。图书馆位于场地中央,在位置、高度和形式上加以强调,在总体布局上具有“加法”的意义,并使整个群体布局具有“图底”互动的效果。总的来说,这一设计可谓高度“网络化”。再以连廊为例,在中欧国际工商学院,连廊或融合于建筑之中,或穿插而出。当人们在连廊中行走时,路径虽保持连贯,场景却不断变化。而在紫金港,巨大的连廊独立在建筑主体之外,形式与空间缺乏变化,行进效果令人乏味。

三、关于“园林化”和“生态化”
  紫金港校区所在区域原来主要是农业生产用地,阡陌纵横,池塘连片。校区规划保留和利用了原有水系,着力营造多层次的园林空间,包括中央水景公园、各功能区域之间的绿地、各组团内的庭院以及建筑单体内部的中庭。

  中央水景公园长近1000m,宽约100m,实际上是城市公园的尺度,但由于处于封闭校园的中心,与城市生活几乎不发生关联。即使对于本校师生,由于距离远,缺乏服务性建筑,这座公园的利用率仍然很低。在校区公园设计中过于追求自然化的景观和开敞空间,造成土地利用率低,而外部空间由于缺乏一定的空间容量和围合感,反而难以出现有力度的空间。

  在城市新区的大学校园规划中,过于强调低密度和高绿化对校园局部环境的改善,而忽略了当前的土地利用和区域结构对城市长远的、全局的、可持续发展的影响,是对校园规划的误导。对于中国的现实来说,节能和节地应是建筑群体规划中实现“生态化”的主要追求。从节约土地来说,紫金港及其后的众多大学新校园均采用的是奢侈化的土地利用模式 (该校区容积率仅有0.5,建筑密度不到15%,绿地率则高达50%) ;而从节省能源来说,在场地规划中与之最具关联性的是交通模式。制造街道界面、混合功能布局、提升开发强度等均是促成低等级交通出行的有效途径,而这些手段在紫金港的规划设计中均没有有效地加以运用。

  现代大学和城市正呈现一种和谐共生的新型关系,大学从城市发展中获得各种支持,而大学建设作为城市功能的重要拓展,也在带动城市尤其是城市新区的快速发展。新时期的高校校园规划,理应认识到封闭式校园在学校发展和城市关系两方面的弊端,其入手点应是城市规划的深化,首先应考虑引入城市道路系统,设置城市公共空间。根据城市设计导则,强化对公共空间规划、建筑功能的组织、建筑模式的引导,契合城市对建筑密度、开发强度等方面内容的规定。对于场地规划而言,其“造景”手段不应局限于建筑,要以综合环境设计的眼光来看待,可谓“一切皆建筑”。


                 摘编自《空白校园-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规划设计反思》朱怿,《建筑学报》2011年6月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坞城路92号 邮编030006 联系电话:0351-7010166 投稿地址:xiaobao@sxu.edu.cn
COPYRIGHT SHANXI UNIVERSITY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山西大学党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