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
您的位置: 首页» 流金岁月» 美文

永不消逝的记忆 (文学院 邓云溪)

信息来源:  发布者:  时间:2015-09-22阅读次数:

  当旧日的钢铁在遗弃中染上点点锈斑,当旧日的面孔在岁月里渐渐褪色,当旧日带着血腥的风尘在呼啸后归于缥缈,那些往事,无论是残酷还是光荣,都已被世人遗忘。然而,长眠地下的亡者依然在等待,残酷战争的余响依然在世间回荡。往事历历,如风似烟,年复一年,决不消逝。

  当北风第七十次呼啸过喜峰口残破的城垣时,当巨浪第七十次拍打在诺曼底的峭壁上时,当《向斯拉夫女人告别》第七十次在列宁墓和无名战士纪念碑的长明火间交响时,世人方才记起,七十年前的那场大战对今日的世界有着何等深远的影响。

  过往的硝烟,能给后人留下何等启示?答案,就掩身于战争的记忆里。

  古拉丁谚语说:“想要求得和平,必先准备战争。”和平与战争是一对双生子,和平只有在不畏惧战争的前提下才能被保障。在法西斯夺取德意日政权时,在凡尔赛条约被突破时,在阿比西尼亚和东北三省被侵略时……法西斯主义的力量不断增长,战争的阴影不断逼近,而受到威胁的人们却依旧沉溺于和平的幻梦里,怀着对战争的极度恐惧,孤立主义与绥靖主义大行其道。当张伯伦走下飞机,高呼“一代人的和平得到了保证”时,人们还在庆幸自己不用走上战场,但历史却证明,一味退让只会助长野心,怯懦者终究无法置身事外。和平,终究死在温柔乡里;巴黎与上海的繁华,终究在炮火中黯然失色;醉生梦死的人们,终究只能在铁蹄下品味血与火的苦痛。

  “出不入兮往不反,平原忽兮路超远。”那年,我的一位长辈与十数位同乡青年一起走出山村,投身抗战,等到他回乡时,当年那些同行者,只余寥寥数人。在整个二战中,数以千万计的青年战死沙场,埋骨他乡。七十年后,后人只能从那些泛黄的照片中追忆那一代的逝去者。他们的面容或许坚定,或许迷惘,他们对于这场战争或许有不同的看法,他们或许怀疑过自己的选择是否值得……但在战场上,他们都用自己的生命作出了最终的抉择。他们并不一定懂得什么是爱国,什么是大义,他们为的或许是身后的父母妻儿,或许是祖宗庐墓,或许是生养他们的村庄与田野……终究,是为了血脉的存续,是为了后代的安宁与幸福。一座座纪念碑被竖起,一部部“史诗”被传唱,一个个纪念日被确立,似乎我们真的懂得了“纪念”的含义。然而,迟来的哀荣并不足以让先辈安息于九泉之下,他们想看到的,后人能够昂扬奋发,能够安居乐业,能够守护来之不易的和平岁月。

  时移世易,七十年的风雨能让钢铁锈蚀,能让面孔变老,能让一切记忆归于尘土,但无法磨损血色的教训,无法泯灭滚烫的期盼!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坞城路92号 邮编030006 联系电话:0351-7010166 投稿地址:xiaobao@sxu.edu.cn
COPYRIGHT SHANXI UNIVERSITY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山西大学党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