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
您的位置: 首页» 流金岁月» 美文

最深的怀念

信息来源:山大新闻网  发布者:新闻编辑  时间:2014-11-18阅读次数:


文学院 张雪娇

  
  “独上江楼思渺然,月光如水水如天。同来望月人何处?风景依稀似去年。”一首《江楼感旧》这样逼真而精炼的语言已将一个人旧地重游时的冷清、幽静、怀念和惆怅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了。去年的美景仍在,凭栏共赏的欢乐场面记忆犹新,而今同游的人却不知漂泊何方。林语堂先生的一本《京华烟云》里,更是将这种感情在家仇国恨的背景下推向了高潮。乱世已成历史,但沉浸在书中离乱的环境中,我竟无法自拔,仿佛自己置身书中。

                    

 


  去年花里逢君别,今日花开已一年。

  物犹在,人已非。片片瓦,块块砖上仿佛还都残留着那些温暖。那些美好似清溪花影,一遍遍流淌在耳际眼前,仅存于记忆中。手指拂过处,指尖渐渐冰凉,心渐渐收紧,沉沉的。抬头,仿佛又看见一个小孩子穿着旗袍,在古朴、厚重的院子里,穿过藤架,笑靥无暇,旁边的大人,宠溺地看着孩子,眼神澄澈,看不到任何杂质。一个孩子,背着书包,牵着妈妈的手,蹦跳着回家。家里又多添了几只碗筷,孩子离家求学,偶尔出现,院子里又多了一个孩子,大家说说笑笑,整院子的笑语喧闹。上有六旬老人露出假牙爽朗的声音,下有几个小孩子在膝下嬉戏玩闹。

  院子里不平整的泥地变成了砖地,平平整整、门前那个简陋而坚实的石台,终于也被两个整洁的小侧房和一套坚实的石桌石凳取代。春夏秋冬,若干个轮回后,院子里的旧人终于尽数离去,墙角和槐树依然葱郁,枝叶葳蕤,五月飘香,只是院里的积雪再也无法被变成两个浪漫的雪人,因为它们已经在春天来临时定格,留在照片上,渐渐发黄……木质的大门,开开闭闭,几经沧桑,门鞘早已松动,往年所贴的门神依旧在在向门外来往的行人诉说着鞭炮声中的喜庆与吉祥。屋里的家具,几经增减,唯一未变的大红木器,也在时间的催促下不再抢眼,古旧而坚定的守护着身边的一切,经年之后,红漆剥下,又该是怎样一种沧桑的面容。

  槐花开了又谢了,砖地上的雪堆积了又融化,门鞘上终究再也没有出现过那几个熟悉的手掌所留下的温度,墙上的涂鸦在风销月蚀中终于淡去,人去楼空。

  耳机里不断重复着《发现》的旋律,抬眼环视房间,竟一时记着自己在哪儿,恍惚间,已分不清姚家大院和外婆家的故居,亦混淆了木兰和我自己。多少经年旧事在眉间升起,风吹花落,惜花人倦,岁月的伤感,人生的无奈,尽在淡淡的伤感之中,潮湿了回忆中的前尘往事。山水万重,烟雨无声,只能隔着岁月的风尘,遥遥相望。木兰,两个坚强的女子,跨过苦难和磨砺,从历史的深处、文字的远方款款走来,让我顿时陷了进去,思绪万千,书皮上“京华烟云”那四个烫金的大字,刺疼了我的眼,合上书,闭上眼,余音袅袅,回荡在我的心底,拉长了怀念和追思……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坞城路92号 邮编030006 联系电话:0351-7010166 投稿地址:xiaobao@sxu.edu.cn
COPYRIGHT SHANXI UNIVERSITY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山西大学党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