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
您的位置: 首页» 流金岁月» 美文

诗经的梦 四季的絮(王榕)

信息来源:  发布者:王榕  时间:2015-05-06阅读次数:

  诗经像彼岸花,娇媚艳丽,盛放在可望而不可及的彼岸,燃烧出大片的夕阳的红,娇嫩撩拨心弦,却无法简单的伸手摘取,仿佛是诱人的女儿国,诗经中总会走来许多鲜活的各色女儿,她们仿佛是错乱的时空,停驻在历史里,告诉你不一样的心情四季。
  爱情的绽放,是迎春的代表。那是,山青水碧,眼波横秋,夏之牧野笑语嫣然,相对的眼神里,看不见背后天际风云涌动,山雨欲来,深秋的花开在泛黄的秋风里,颤颤可怜却不吝啬怒放,香满一途。相恋的才子佳人,哪里看得到秋里露水凝结成的霜,哪里能感受得到卷起纯白色衣角的秋风已经微凉?有位佳人呵,在水一方。那水也仿佛刚被春风融化一般,波光荡漾,是男子心里盛开的噼里啪啦的迎春花。有位佳人呵,绽放在秋风里,却将秋季用自己的爱情微醺的入了春,如了夏,更不用说那位本来就能够衬得起“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的描述的女子,如此生动而明媚的好兆头,便确实“宜其室家”了。
  爱情到来的那一刻,深处寒冬看到的也是春意盎然的景象。而那些心怀愁绪的良人归客,夏季的月光也是凄凉如水。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便是最好的证明。不相信,当良人离去的时候真的是阳光明媚,只或是离去时心怀希望,乐观地观望了前景;而归来的时候,沧海桑田,曾经沧海难为水,想想自己的战友,既辜负了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真挚誓言,又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的凄凉场景,所以才会备感雨雪载途,冬风刺骨。
  穿越如河历史,走过如歌岁月,我们仍处在四季中,却可以营造出自己的时空,就像《谜一样的双眼》中,摩拉雷斯对妻子的挚爱早已经在遭遇横祸之时变成无法摆脱的怕,他用时间来报复凶手,自己却永远被困在时间的牢笼里,他自己铸造的时空牢笼。《氓》里女子用桑之未落,其叶沃若,桑之落矣,其黄而陨来诉说自己的生活,这何尝不是女子对自己爱情时空的判断?我的生活凋零了,桑叶是否真的落了又会有谁真的关心呢?
  我们仍处在四季中,轮回像一场梦。春时空气充斥着不知名的甜香,夏时夜晚的萤火虫装点绸缎般柔软的夜空,秋时落叶像蝴蝶般飞舞,街道上铺上金色的地毯,冬时白色的雪盖着青翠的松。可是,有时的你会不会感受到冬的温暖夏的寒凉?
  我们深处在四季中,四季轮回像春天时酣睡的美梦。做一场关于诗经的梦,写一篇四季的随想,闭上眼,看到屋老树小,湖外青山,假装诗人,随春去寻找自己的诗料,四季,自在身旁陪伴。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坞城路92号 邮编030006 联系电话:0351-7010166 投稿地址:xiaobao@sxu.edu.cn
COPYRIGHT SHANXI UNIVERSITY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山西大学党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