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
您的位置: 首页» 流金岁月» 美文

我的记忆,我的园(苏延龄)

信息来源:  发布者:苏延龄  时间:2015-05-08阅读次数:

  记忆中的街道是复杂的,每条小巷总是那么曲折而漫长,却延伸到了记忆中的那片园。鲁迅先生有自己的百草园,多么庆幸,童年的我也拥有这样的一片园地。
  那是一所废弃的学校,虽早已破旧,但围墙还算结实。门是栏杆状的,顶上尖尖的,时常被刷上新色,却一直都是锁着的。在好奇心地驱动下,我悄然翻墙进入,发现了我的园。
  穿过及膝的草丛,参差错落的土房子被落日的余晖染成了淡淡的暖色调,有一丝陈旧,有一丝神秘,似乎沉淀着一段岁月的故事,牵引着我被杂草摩擦得又痛又痒的双腿。绕过房子后的几块断壁,才发现在这样荒无人烟的地方,竟出奇地簇拥着大片的花儿,虽然都是些不知名的小花,却得天独厚地享受着专属她们的阳光和雨露,她们奋力地生长着,骄傲地在风中舞动。然而她们却也是脆弱的,很难经受风吹雨打。雨落枝头,落红随水流,风起花落,花瓣随风舞。那时候还不知道有一句诗,“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不明白落花还蕴含着什么人生哲理,只是单纯喜欢花的鲜妍。童年的快乐,也正是因为知道的不多,因为对新生事物的好奇,对于美丽风景的直观感受,而简单的快乐。
  花儿下面藏匿着各种不知名的虫类,在风吹草动下一个个都探出了头,有的停下来等待风的消散,有的慌忙逃窜,就连辛苦得来的食物也不管不顾了。
  园子的两旁分别有两棵参天大树,斑驳的树皮似乎诉说着千年的沧桑巨变,繁茂的树冠阻挡了刺眼的日光,印下一片清凉。树下的石头上布满了青苔,青苔的那一头连着的是一堵潮湿的矮墙,墙上时不时有几只蜗牛,刚伸出头,轻轻一碰就又缩回去了。我在嘲笑它们的同时,又把它们放在手里当作是“战利品”,好向伙伴们炫耀。
  到了夏天,园子里就更热闹了,先不说花草,单是蛐蛐和蝉就已经开始不耐烦地叫起来了,偶尔飞来一群萤火虫,点着灯笼,活像会移动的星星。在这样的夜晚,老人们喜欢看戏唠嗑,孩子们喜欢欢闹嬉戏,而我则喜欢坐在我的园地里,看着夜空中的星星,想象着月宫里更加美好的东西。
  岁月无声无息地流淌,童年的生活也只能留在记忆里了,可每当春风吹起,杨柳依依之时,总有一根长长的线,牵出我记忆中的那片园。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坞城路92号 邮编030006 联系电话:0351-7010166 投稿地址:xiaobao@sxu.edu.cn
COPYRIGHT SHANXI UNIVERSITY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山西大学党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