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
您的位置: 首页» 流金岁月» 美文

春来谁作韶华主(文学院 冯姝婷)

信息来源:  发布者:新闻编辑  时间:2015-05-18阅读次数:
  奶奶从没有说过,她最喜欢的花是牡丹,只是每次画画的时候告诉我,她画的是牡丹。白色的素描纸上,黑色的铅笔绘出花的丰腴和叶的修长,那是我对牡丹的第一印象。奶奶总说:“如果能用水彩笔给花瓣涂一点红色,就更好看了。”在当时,一个六七岁的孩子,还不能体会,这黑白二色的图景,是奶奶对牡丹花无言的喜爱,但总能隐约察觉,对于奶奶来说,牡丹是一种特别的花。我缠着奶奶,让她给我讲讲,牡丹到底长什么样子,奶奶总是说:“等以后见到了指给你看。”
  那时候,在我眼里,所有的花都一样,一样是红色的或者是黄色的,一样在绽放的时候花蕊上引来好多勤劳的小蜜蜂。渐渐地,也就忘记了对牡丹那份特殊的好奇和渴望。
  中学时代,学习周敦颐的《爱莲说》时,把目光放在了“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莲花上,也被“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的句子吸引。我能明白文中所讲,菊为花之隐逸者,但任凭老师怎样讲解,都不能深切体会“牡丹,花之富贵者也”的内涵。
  学校文瀛十一斋宿舍楼的小院里,有一坛繁盛的牡丹花。大一时,第一次见院子里开那么美的花的时候,我不禁惊呆了,问楼管阿姨,这是什么花,阿姨满心的自豪:“这是牡丹啊,看它开的多繁,全校园里,仅仅咱们这个小院有牡丹花。每年牡丹花开的时候,都有好多人来咱们小院和它合照呢。”就在那一瞬间,记忆被莫名地唤起,我突然想起了奶奶,明白了奶奶为什么会那么喜欢画牡丹花。原来,牡丹绽放时,美得这么惊艳。
  五一小憩,来到晋祠博物馆,绕行至一院落,风吹叶动,满园牡丹,灿若云霞。这边山中高士晶莹雪,那边姹紫嫣红一队春,这般富贵之态,怕也只有“国色天香”“花中之王”几字担当得起了!绿艳闲且静,红衣浅复深,任何一种花在她的面前,都会低首拜芳尘。我恍然明白为何周敦颐说牡丹乃花之富贵者也,雍容华贵,绚烂至极,的确符合盛唐气象的审美标准。
  从不知道,春夏之交的晋祠,还有这样灿烂至极的牡丹园,不加雕琢,任其肆意绽放,开不尽人间繁华,怎容得半分闲愁?想起陶行知的那首小诗《春天不是读书天》:“春天不是读书天,关在堂前,闷短寿源。掀开门帘,投奔自然。春天不是读书天,鸟语树尖,花笑西园。宁梦蝴蝶,与花同眠。”春天不是读书天,如果不是走出书斋,走进自然,摆脱之乎者也、书里流连,我可能永远不能深切体会何为“牡丹,花之富贵者也。”已然成为大学生的我尚且如此,更何况懵懵懂懂的小孩子呢?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坞城路92号 邮编030006 联系电话:0351-7010166 投稿地址:xiaobao@sxu.edu.cn
COPYRIGHT SHANXI UNIVERSITY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山西大学党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