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
您的位置: 首页» 流金岁月» 美文

遇见壶口(文学院 高凯燕)

信息来源:  发布者:  时间:2015-06-03阅读次数:

  从小学学过那篇课文开始,到高中学习地理,不知道幻想了壶口多少次,每次都会在我脑中形成不一样的构图。想着她会极高,令我抬头仰望,我伸开双臂,会有腾起的水雾迎面扑来,拥抱我的整个身体,然后我的血液会和瀑布一起沸腾,一起感受惊心动魄。而今天,我终于踏上壶口这片土地。

  壶口瀑布,未见其面,先闻其声。当我下车徒步前行时,便隐约听到壶口传来闷雷般的隆隆声。再行少许,巨大的涛声,仿佛是百万雄师过大江的万炮齐鸣,好像是千百面威风锣鼓震天地的回响,又恰似火山爆发时天崩地裂的震荡。乃至到达壶口,黄河那雄浑无羁的气势,都令人心魄震悸。

  “万里洪流声怒号,天开一堑势雄豪。”那铺天盖地滚滚而来的滔滔河水,氤氲在一片水汽中,隐藏在一座彩虹桥后,洪波崩涌得肆无忌惮。对岸已被淹没,偶尔露出峥嵘的轮廓,在阳光的照射下更衬出洗刷后类似金属的光泽。无数洪波汇集,组成一个扇面,在断崖上翻了几个滚儿,拥挤着砸碎在下面的石上,顿时琼珠玉碎,激起硕大的浪头,一浪更比一浪高,不断地腾起落下,迷失在水雾之中,变得朦朦胧胧看不真切。站在如此湍急的黄河岸边,静静地聆听大河的讲述,仿佛化作了一缕青烟,深深卷进了扇面下的漩涡之中,心情也随着起伏的浪头律动着,变化着,汹涌着,澎湃着……

  站在这里,我可以尽情地领略壶口瀑布的魅力。汹涌的黄河水带给我生命的激情,鼓励我始终保持奔腾的姿态。我拿木棍在泥沙上留下我来过的痕迹,却渐渐被河水淹没,又慢慢被新的泥沙填平。没错,从古至今,千万人千万次驻足瀑布,可如今我们又去哪里寻找他们的足迹?回看上游,落阳当空,宽广的河谷还没有完全被河水淹没,一片大漠的颜色,空阔,旷远。静静地站在河中的浅滩上,阳光斜斜地映下长长的身影,却并没有感到一丝孤独,反而一种遗世独立的感觉油然而生。

  其实,无论是一河一日一影这样的静态美景,还是气势磅礴,如万马奔腾的瀑布这样的动态美都令人心胸开阔。也许正是因为这样,这里才不乏裹着头巾,牵着毛驴,吹着唢呐,唱着民歌,舞着腰鼓的黄土高原人民,他们有着黄河一般的肤色,黄河一般淳朴的民风,黄河一般豪爽的性情。是这样的水养育了这样的人,这样的人歌着这样的水,他们一起构成了这里独一无二的美景。

  遇见壶口瀑布,我看到的是中华民族恢弘的气势,感受到的是中华儿女深深的骄傲。黄河,被华夏儿女誉为“母亲河”,她孕育了五千年的中华文明。千百年来,她吸引了无数中外游客,带给我们作为中国人的荣耀。我坚信,在岁月的长河中,这种荣耀将伴随着滚滚的黄河水,永远奔腾不息。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坞城路92号 邮编030006 联系电话:0351-7010166 投稿地址:xiaobao@sxu.edu.cn
COPYRIGHT SHANXI UNIVERSITY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山西大学党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