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
您的位置: 首页» 流金岁月» 美文

他是人间惆怅客(哲学社会学学院 李增辉)

信息来源:  发布者:  时间:2015-06-03阅读次数:

  想来,他定是个英俊的男子。

  蓦地一相逢,心事眼波难定——与他相逢在静谧的时光里。直至此刻,我依旧不知该怎样去描画那时的欣喜。记忆中梨花满地,零落成雪,只为那一刻寂静无言的相遇。

  两两相望,一地月光。

  他是个绝世的男人,好得不能被用来做选择,燕子矶头,乌衣巷口,徘徊不去,默默彳亍。连他的背影,都是我竭尽一生都无法企及的美好。他的词仿佛一只没入云端的鹤,羽若雪兮,身后朔风凛凛,又奈何?留下的,是云影杳杳,情海深深。

  我寻了许久,才从他的词中寻觅到一句“非关癖爱轻模样”,是说给几百年后的世人吗?到头来,却还是他的词方可描摹我彼时的欢愉。

  冷处偏佳,别有根芽。我知你绝非苍茫红尘中的衮衮诸公,迷官禄蠹,你之于世人,就如同白璧之于青蝇,飞雪之于尘埃。是人来人往看灯会?“家家争唱饮水词”,这亦不能不算是一种广大到漠然的相知,神性感动忽然而至,世人只能不管不顾地迎上去。“纳兰心事几人知?”,可叹世人总不起劲。你与他们同样面对着人世的美好,只有你惊动,要闻鸡起舞。彼时,我只希望与你,与你的词并肩站着,不要束缚,不要缠绕,不要占有,不要挖掘所谓的意义,只是一起站着,看看这个寂寞的人间。

  我在奋不顾身地下坠,坠入了你的黑夜,躺在词上,活在诗里。所有人海浮沉,所有世间残忍,在此刻,都化为一轮明月,与我相视不语。谁道旧时月色,还剩在潇湘。你怜月,是因为深爱的亡妻曾出现在你的梦里?“衔恨愿为天上月,尤得年年向郎圆。”瞬息浮生,薄命如斯,低徊怎忘……

  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

  他若再薄情些多好,似红尘过客,两袖生风。偏要做个绝世的纳兰公子,庭院深深,恰如你九曲的心事,迂回不可断绝,深幽难以迫近。“不见合欢花,空倚相思树。”连早逝也被世人说道成情深不寿。

  他漂泊天涯,寒月悲笳;他醒也无聊,醉也无聊;他心绪低迷,强说欢期;他结编兰襟,月浅灯深……

  他望月,一夕如环,夕夕都成玦;他思归,夜深千帐灯,故园无此声;他伤春,遇酒须倾,一阕悲歌泪暗零;他悲秋,谁念西风独自凉,沉思往事立残阳……

  温柔富贵如何?前程似锦如何?他低吟:“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知君,何事?泪纵横。只因,我是人间惆怅客,断肠声里,方能忆了平生。

  君不见,残阳秋雨深山寂,纳兰公子长太息。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坞城路92号 邮编030006 联系电话:0351-7010166 投稿地址:xiaobao@sxu.edu.cn
COPYRIGHT SHANXI UNIVERSITY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山西大学党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