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
您的位置: 首页» 流金岁月» 美文

相忘江湖,亦如初见(文学院 靳聪慧)

信息来源:  发布者:  时间:2015-06-25阅读次数:

  我曾经说过,不再刻意想念你。也曾与你达成共识,如果不再相携,便忘记彼此。可是偶尔提到“友谊”,我终究还是会想起你。

  我们的故事并不同于别人的缱绻甜蜜,甚至有时还裹挟着些许不满与伤害,以至于越是分离,才越念念不忘彼此。我们俩总像两个别扭的孩子,各执一词,互不妥协,却又在回忆对方时难掩心中溢满的温情。

  那些年的我们,是所有人眼里的异类。我们不顾学业整日沉浸在文字世界里,享受叛逆与自由的快乐;我们在课间携手游走于校园里那个开满了花儿的“后花园”;当所有人拿着各种学科背诵书时,我看《唐诗三百首》,你看《诗经》。那时候天真地认为,有倾心相伴的挚友,过着逍遥自在的生活,现实便无可畏惧。那时候我们在那个六面体的教室里,常常分食同一袋零食。你那样怕冷,我便时不时地握着你的双手为你取暖,然后你就像一只慵懒的猫面带笑容靠过来。有段时间我无比迷恋《长恨歌》,然后你总是适时地、恰到好处地接上我吟出的每一句诗。

  你看,我现在还是能清晰准确地回忆起那些难忘的片刻时光,那些我们向往的些小情趣,现在再也没有人和我一起完成,“忆往事,思流芳,易成伤”。

  如果我们之间一直这么甜蜜,也不至于我们互相长成彼此心头的朱砂痣。后来就是分离,是冷战,是终日忙于课业,是不想再妥协。但是我们还是见面,还是互赠文章属文唱和。你说我们都长大了,不再相信有人能永远在一起,在每个人狭小的圈子里,不断有人到来,亦有人离开。

  终于我们不再像以前一样形影不离、亲密无间。可是所有人里,吟诗能和、属文能对的也只有一个你。我们把曾经张扬的幸福和日后难觅知音的遗憾统统隐匿在一篇篇你来我往的文字里,尽管晦暗不明,可我们还是一眼就能洞悉彼此。每一篇都当成给彼此的告别,一步一步,就眼睁睁地看着我们走上各自的道路。我们用悲壮的言辞告别过去不成熟的自己,坦白又平静,不好不坏、不浓不淡的关系反倒让我们的心更近,交流更畅快坦荡。

  但是我好像又重新理解了我们之间这种独特的友谊。可以萍水相逢热烈的对你说“你好”,亦可以平静从容的微笑与你说“再见”。好的友情是依偎时的互相取暖,离开时互道珍重相忘于江湖。既然曾经温暖过,那就应有这样的默契,因为曾经相知过,所以感激,谢上天让我遇见过你。如果远离过去让你更勇敢,我当然深深俯首祝愿。如果你愿意回忆过去,我仍然可以一茶一酒,残灯古卷,倾心作陪。

  前些日子你忽然发来一张你给我写文的照片——还是老旧的习惯,不讲究的纸张,小小的笔迹,却瞬间让我泪流满面。这些年我的身边走散了太多人,然而我们两个别扭的孩子竟仍然可以一处取暖、一处栖息。我现在不会希望还能幸运如斯,遇到如你一般与我契合的人。有你便足矣,有你不足惧。

  今天,我仍然要说:你好;仍然要说:再见。“你好”只是问候故人,至于崭新的你,我只是挥挥手,愿一切如你随想,随你所愿。毕竟人之相与,一俯一仰便是一世间。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坞城路92号 邮编030006 联系电话:0351-7010166 投稿地址:xiaobao@sxu.edu.cn
COPYRIGHT SHANXI UNIVERSITY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山西大学党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