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
您的位置: 首页» 流金岁月» 美文

童年拾忆(教育科学学院 郝一丹)

信息来源:  发布者:  时间:2015-09-02阅读次数:

  我出生在一个小村庄。村庄里,家家户户住在冬暖夏凉的窑洞,还拥有一个院子。

  我最喜欢盛夏时我家的小院子。院中有一棵大枣树,六七米高,一到夏季便枝繁叶茂。中午,蝉儿们聒噪得仿佛能震落树枝上还没熟透的枣。树上的蝉尽情地鸣叫着,与地上脖子一伸一伸的母鸡配合着,奏出这盛夏最喧嚣难忘的交响曲。虽然声音铺天盖地、持续不断,但对那时的我来说,这声音好像软软的蚕丝包裹着我,温暖舒适的感觉让我每个晌午都沉沉地进入梦乡。

  当紫红的外套完全披在枣儿身上时,也是我们小孩子最兴奋的时候。拿一根又细又长的木棍,在一端固定一个铁钩,打枣杆子就做好了。然后小孩子们在院外的小枣树上“觅枣”。发现了红透的枣儿,就把钩子搭在树枝上,使劲往下拽,那熟透了的,看着就心里甜腻腻的枣儿就噼哩啪啦的掉下来,大家争先恐后地把枣儿装到衣兜里。虽然脏了衣服,甚至划了口子,但是自己打得枣儿倍儿好吃,放在炉火上烤烤,更是自制的又软又甜的美味。

  枣儿青了又红,红了又青,叶子绿了又黄,黄了又绿,一年一年过去了,那些顽童的快乐,渐渐远去了。

  枣儿香中,闭目聆听,戏台上铿锵的鼓点在耳边回旋。“那声音大概是横笛,婉转、悠扬,使我的心也沉静,然而又自失起来,觉得要和他弥散在豆麦蕴藻之香的夜气里。”在我的印象中,村里的戏也留给我这样的感受。戏中的声与乐仿佛能穿越十多年的时空,在我面前朦朦胧胧地展现,拨动着我的心弦,不知怎么地眼眶也湿了。

  看戏是我们村子里唯一算得上高雅的娱乐活动,戏台设在一个大庙里,没有城市霓虹灯照亮的绚丽夜景,有的只是夏夜的闷热与亮着刺眼灯光的杂货车,还有灯光映照着的笑脸。即使没时间,即使不能全看明白,每个人都要到戏场坐一坐,哪怕只是图个高兴。戏台下,有男孩子学台上武生翻筋斗,还有的玩着塑料的刀或剑,像我一般大的小孩子,则在戏场乱跑……

  夏天过去,秋天过去,冬天又来了,童年却一去不返……

  童年是每个人成长的开端,回忆就像胶卷一样一帧帧的在我脑海中回放。这人生启程中的种种美好,是我心中最珍贵的记忆,相信也必将温暖我的一生。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坞城路92号 邮编030006 联系电话:0351-7010166 投稿地址:xiaobao@sxu.edu.cn
COPYRIGHT SHANXI UNIVERSITY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山西大学党委宣传部